公司地址: 福建省南平市滨江北路177号
        邮政编码: 353000
        联系电话: 0599-8808888
        公司传真: 0599-8808312
        电子信箱: webmaster@nanpingpaper.com
        网站地址: www.nanpingpaper.com
         

        您现在的位置:新闻资讯 >> 南纸报 >> 总第1225期第四版

        字号:   

        总第1225期第四版

        浏览次数: 日期:2011年12月9日 15:33

        年的况味

        ◇ 赵 畅

         

        已经是12月大雪的节气,又是一年一度的年关时节,想想今年走过的路,又有一丝丝的惘然。看看那些专家们推导出来的各种幸福指数,不知怎的,已没有了知觉。

            许是年纪渐长之故吧,春节的即将来临又使自己慢慢地有了一点感觉,年关将近,喜欢过老年节,是不是自己想通过大年节的热闹把忧伤遗忘,是不是意味着自己已渐老去?年的况味,已很久都没有品尝,不过相比大年三十晚上的合家团聚围炉守岁,元宵十五的闹花灯好像更多些年的味道,毕竟正月里大家在一起吃吃喝喝,是门里的热闹,而到了十五,这年过半月也该消停了,这时的街上,重新充满了拥挤和喧嚣,家家户户倾巢而出,脸上的笑意伴着暖暖的灯花,在这城市的夜空飘动着,祈祷和祝福充溢着大家的心头。

            不论是声色俱佳还是声色犬马,声都是摆在第一位的,回味过去的岁月,给童年留下最深的印象,还是那在耳边不断爆响的鞭炮声,那一声声此起彼伏中,我们又大了一岁;一声声此起彼伏中,我们远离了童真的无邪;一声声此起彼伏中,我们听到看到了新的希望。

            小时候过年,除了有鸡鸭猪肉可享用,还有就是压岁钱,父母一贯的拮据表情,在发压岁钱的那一刻烟消云散,他们笑眯眯地递过钱来,摸摸我的头,我疵牙咧嘴地收起,拿到钱的那一刻是极其兴奋的,拽着抚着摸着一蹦三尺高都不足以表达此刻的心情,于是就急急地奔出门去,立刻采买那已经垂涎许久的军火。

            经济学和社会学的最初启蒙就是在那时完成的。统共就十几块钱,要完成枪支弹药的采买,还要有一直向往着的零食,以及好友间准备交际应酬的零星物品。钱总是不够用的,这种感觉一直延绵到现在。朋友很重要,但是在你背后开枪吓你一小跳的,都是你的好朋友。

            拿到竹枪的那一刻,在枪头的竹片里夹入一个土炮丸,扣动扳机,第一枪往往是对老板开的,试枪嘛,别紧张,不过好爽,谁让他赚足了我们的钱。第二枪就说不准了,很小的时候是对着伙伴开,那是炫耀;稍大一点就对着猫狗开,那是讨人嫌的年纪,上帝都会原谅的(这里谨向那些猫狗们致歉,他们受惊了);再然后就对着女孩子开了,那就只剩下犯贱了。学着电影里的镜头,在墙角或街巷的拐角处,埋伏着,对着突然出现的人,冷不丁的就开一枪,然后看着或惊诧或愤怒或恐惧的表情,一溜烟跑开了,至于身后的骂声,权当没听见。

            再大一点,就不满足于这种固定模式的场景,开始采购更大规模、更具威吓力的武器——鞭炮。把一挂的鞭炮买来,拆零了,揣在口袋里,先是拿一根香到处流荡,后来觉得不酷,就改成嘴角叼一根烟,十分拉风地到处乱窜,看哪不顺眼,就点一个扔过去,听那唐突地一响。

            我们都是神枪手,每一颗鞭炮都消灭一个东西。无数的创意,让我们收获了无数的骂声。比如鞭炮放在煤球里炸的,把整个家门口弄得黑不溜秋,让母亲刷洗了一下午,揍的屁股现在还有点隐约的疼;鞭炮放玻璃罐里炸的,炸的玻璃屑漫天飞舞,被人臭骂完,押着做完卫生才让走的,现在想起还有点后怕,幸好没伤着人,阿弥陀佛。

            八九岁确实猫狗都嫌,现在想想自己都烦,小时实在无聊了,就鞭炮抓手上放,比谁胆量大。于是几个人站一排,大有狼牙山五壮士的感觉,一起点燃自己手中的爆竹,响声过后,手指被震麻是小事,还有指甲熏黄被炸裂的,幸好没出什么大事。

            任何一项技术都会是不断进步的,就像飞毛腿后面还有爱国者。鞭炮显然也不够我们的胃口了,反正改革开放,生活有了改善,于是武器升级,比如摔炮、钻天鼠、二踢脚等列入采购范围。摔炮一般作用也就在街上闲逛时,冷不丁往认识的女孩子女同学脚下扔一颗,听取惊叫声一片,然后淡定从容地走开。

            钻天鼠一般是对天发射,“嗖”的一声飞上天,“嘭”的一声炸开来。我们不走寻常路,把高射机枪当成平射机枪使用。在一个窄街巷的尽头停下,准备一个玻璃汽水瓶,将钻天鼠插入准备,待有人骑自行车过来时,迅速发射撤离,后面传来的一般都是人仰车翻的声音。现在的巴勒斯坦战士据说都是这样干的,可我们早就采取了这样的战术。战术是有条件要求的,街巷必须小而窄且长和直,这样就无可躲避无可撤退;用汽水瓶,可使弹头微往上翘地发射;必须要骑车的人,严谨对行人发射,这样可确保安全和效果,不过是吓个半死而已。

            现在好像不让卖二踢脚了,我们那个时代的二踢脚,那叫一个猛啊,活力足动静大,地上嘣一声天上响一下,跟孙猴一样,连二踢脚这词都是时髦词。鉴于威力的巨大和方向的不可控,我们曾经做过试验,足以把一块砖炸碎裂,所以我们一般都不敢随便乱用,只不过是在练胆的时候,点着二踢脚往堤坝外面的江水里扔,那时的男孩子胆子就是奇大无比。

            上的山多,难免遇虎,被咬两口也是常事,记忆中沉痛的教训也有过几起,有的属于自作自受。比如路过阴沟,随手扔一颗大炮仗进去,一声闷响,炸起的水花甩到了事主,于是被扁了好几次,为伊弹憔悴,只是终不悔。

            还有一次,非常神奇,不知怎地扔到一棵大树上的小鞭炮鬼使神差地反弹回来,如子弹般地击中了我的眼睛。两天之内,我都是眼泪汪汪深情地看着每个人,往返了医院好几趟,差点没被老爸揍死。

            另有一次,好不容易弄来一个没点着的大爆竹,由于引信只剩下一点点,所以心情有点紧张,手上的香一触及引信,扭头就跑,如此两三次,还没点着,难免有点怕丢脸,最后一次直面大爆竹,义无反顾地将香头捅过去,火星闪现之际,心头狂跳之时,遂如弹簧闪电般后退,但紧张下手脚脑配合不够,在轰隆的巨响声和腾起的气浪烟尘里,我后仰八叉地摔在了地上,很像电影里日本鬼子被炸飞了的镜头,衣服都被炸焦了,手皮也被去了好几块,呆在家里好几天还灰头土脸地清醒不过来。

            这些都是小成本的制作,真正大制作的是烟花,又安全,又显摆,效果又好,在当年,也是彰显一个家庭经济实力的手段。烟花是鞭炮的升级版本,从声到光的演进,然后再到声光俱佳,真是绚烂至极,那种强烈的震撼之后,天空飘散丝丝烟尘,美艳之极,不像爆竹,还坚定地留下了一堆红色的印记。

            就像这过年的尾声,烟花以出尘的美姿在天空绽放,此起彼伏,目不暇接,看的人无不目眩神迷、惊叹不已。当燃放的人低眉认真地亲手在那长长的引信上点燃,而从那炮管奔腾而出的烟花是那样的决绝,直冲云霄,燃烧自己,灿烂自己,燃放之人最是理解那美丽是如何堆砌的。

            为什么我们这民族这么喜欢鞭炮烟花,是不是当那炮声响起,我们仰望星空时,美丽绝尘里带走了我们的心愿和不快?是不是那些希冀、憧憬、渴望和美妙,在烟花绽放时,也一并霎然展现?

         

        梦想时分

        ◇ 姜 黎

         

        秋夜  伏案窗下

        睡眼惺忪  灯光氤氲

        寒冷的夜气升腾

        朦胧中把年少时的

        憧憬  一个个地打包

        把梦想寄放在

        那个新芽萌发的春天

         

        或许  有那些时刻

        我会记起曾经的梦想

        可有谁会捡拾它们

        微笑地写上我的地址

        悄悄地在百花盛开的

        下一个春季  邮寄到

        我的窗前

         

        下午的咖啡屋

        叶 如

         

        阳光极好,微笑盛开

        问候的新鲜似春光明媚

        只是,在这片刻后

        一道道碧绿的茶漪涟

        荡过你我间长长的沉默

           

        不知所措,不知所说

        一条心路的邂逅

        带有秋风的凉意

        人生中最撩人的部分

        从来就是,星空中

        明明灭灭,刹那间的

        一荧一点

         

        最忐忑的对视

        极其寒冷的氛围

        像两只甲壳虫,面对

        一滩春水时的相对无言

         

        想家的秋天

        ◇ 任森伟

         

        想家的秋天,是一株长在心里的绿色植物,葱茏而茂密,总在寂静的时候,轻轻地抽枝展叶。

            这许多年了,总习惯一个人安静地守望着秋天,聆听着窗外淅沥的秋雨声,

        思绪竟隐隐地有些疼。真的,这样的日子,这样的十二月,很容易想起一些人一些事,比如,年迈的亲人们以及那些被岁月刻意隐去的沧桑,沉重而温暖,就像广袤无垠的大地般深沉。

            很多年了,我努力甩开乡愁的侵蚀,虽然,秋天代表了收获和美好,对于善良的亲人们来说,秋季就意味着劳动创造生活,意味着有阳光一样充沛的瓜果蔬菜,意味着脸上充满着的微笑。  

            可是,在这个恬静的秋天,青山绵延,依然雄伟,瀑布轰鸣,依然壮观,而一些叶子,说掉就掉了,一些心事,说在就在了,我的亲人们啊,说老就老了。  

            岁月如昨,绕村的溪水依旧欢腾歌唱,旧日的黄昏已记不清我旧时的模样, 在若有似无飘忽的梵音里,我背负着无尽的乡愁,依稀走下去。  

            秋风,越来越寒凉,乡愁,也越来越浓醇,无论时光怎样流逝,无论要经受怎样的风云变幻,我用简单的高傲,旷世的孤独,飞越世俗的人情冷暖,飞越红尘的沧海桑田。

            想家的秋天,被雏菊盛开的倩影勾勒,被秋蝉痴情的歌谣共鸣,被亲人们安详的目光抚慰……

        所属类别: 南纸报

       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