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司地址: 福建省南平市滨江北路177号
        邮政编码: 353000
        联系电话: 0599-8808888
        公司传真: 0599-8808312
        电子信箱: webmaster@nanpingpaper.com
        网站地址: www.nanpingpaper.com
         

        您现在的位置:新闻资讯 >> 南纸报 >> 总第1202期第四版

        字号:   

        总第1202期第四版

        浏览次数: 日期:2011年7月18日 22:07

        第四版

         

        发现张家界

        ◇ 李秀容

        “五岳归来不看山,黄山归来不看岳”。对此,我没有任何异议。我到过五岳,也去过黄山,因此,我相信古人对五岳和黄山的评价是客观而实事求是的。然而,在我登上张家界的黄石寨、袁家界和天子山等组成的武陵源景区之后,我忽然心存疑虑,古人留传至今关于五岳、黄山的说法,一定是在发现张家界之前。因为就山的形体而言,张家界有别于五岳,也有别于黄山,但是,它的奇异却一定是天下无双。我们通常所见的山,是一座一座的,而张家界的山,却是一根一根的。所以,此景只该天上有,如果人间有仙境,那么,此处便是。

            如果从地质学的角度分析,张家界的石英砂岩峰林奇观可以写成厚厚一本学术著作。然而,对于大多数游人而言,他们在面对如此令人匪夷所思的石峰时,心中的词汇,是无比缺乏的。我们当然可以用鬼斧神工来形容眼前的峰林,但是,又感觉大自然有时候也会出现意外,倘若想象大自然有一只手,在雕琢地球上的山川,那么,很有可能他在到达张家界时,有些漫不经心,或者说,心情不好,手持大笔,胡乱一挥,这一片山,就削成一根根嶙峋的石笋了。

            我们习惯用震撼一词来表达内心的一种感受,看到奇山异川,也不例外。毫无疑问,我在面对张家界的峰林时,从视线到内心都可用震撼来形容,因为我从未见过,也从来没有想到过山居然也可以这样的形状出现。很显然,一个震撼是不够的,需要若干个震撼相加,才能比较准确地传达出我的心理感受。

            说实话,内心的震撼,在我进入张家界,刚住下的那一刻起,就一直在心中盘旋不止。下榻的宾馆在景区大门外,中式的建筑风格,有曲折的回廊,粉墙黑瓦,亭台流水。房间窗口朝山,躺在床上,可眺不远的山峰。到达宾馆是晚上,朦胧的灯光下,依稀可见屋檐外重重峰峦。等到次日清晨,睁开眼睛,再看窗外,那些山峰就清晰可显,一峰与一峰之间,相距不远,兀自独立,显得孤傲。

            随后的时光,就变得灿烂明媚。不论是黄石寨,还是袁家界,抑或是十里画廊、天子山,每一处都令我大开眼界,苦于找不到一些词汇来形容眼前的峰林之奇、之秀、之美。在袁家界景区,有一处观景台取名销魂台,起先,我还颇有些嘲笑取名的专家,觉得此名可与诗人在作品中反复使用的“啊”相比。但是,当我站在观景台,眺望如此美不可言的峰林,才顿悟,专家们也有黔驴技穷的时候,不光是取名的专家们,就是最伟大的语言大师,站在这些石林跟前,也会江郎才尽。所以,只好信手拈来,取一名销魂,好在销魂的感觉,彼此心照不宣,人人都能理解。

            自然之手,看中湘西,雕出这一片神话般山水。最优秀的画师,也无法将其描绘,而诗人的歌唱,在这里,也捉襟见肘,至于现代摄影术,最昂贵、专业的相机,似乎也难以复制它出神入化的原样。我曾经在电视与网络上看到过一些张家界的画面与图片,但实地一看,还是觉得现场实景更美轮美奂。在景区期间,听过一些原创的歌曲,词曲作者试图通过华丽的词藻与优美的旋律来表现张家界之美,但是,在我听来,依旧力不从心。

            张家界的十里画卷景点,被一座山阻挡,倘若导游不予提醒,一般游人通常不会见到。因为在挡住十里画卷那座山的前面,有一座著名的桥,这座桥在两座山峰的顶巅自然相连,桥下方是万丈深渊,绝大多数游人会对桥产生浓厚的兴趣,也往往在跨过天桥之后,就折返继续前行。事实上,过桥后,绕山道而行,到达山峰的另一端,视线会豁然开朗,十里画卷尽收眼底。

            天子山有一处群峰名御笔峰。它的出处,一定大有来头,中国的文字中,但凡与“御”有关,非天子即皇帝,相比较而言,御笔峰的山林要显得清秀一些,所以,将其命名为笔,也在情理之中。至于天子山名的来历,我猜想,与某个天子有关。天子所用毛笔,为“御笔”,也算有据可查。由于御笔峰的排列错落有致,云雾缭绕时,只显露笔锋,似有若无,恍若仙境,而晴好天气时,御笔峰画卷一般,峰芒毕露,所以,从发现张家界景区那时起,御笔峰就以景区代言的形象出现了。

            黄山有一景为梦笔生花,此景天子山也有。而且天子山的那枝笔不光一枝独秀,它的周围,有数不清的山林相伴。这片石林毗邻御笔峰,但有山相隔,需要沿石级下行一段路,钻出树林,突然间,大片瑰丽的群峰就出现在眼前。我依然想不出恰当的词汇来形容这一片山峰的壮美,准确地说,它们不是山峰,因为通常山峰的形态不应如此尖削,也不应如此陡峻,如果一定要作一个相对形象的比喻,那么它们更似春天的竹海里,数不胜数的竹笋在雨后窜出泥土,笔直地立在竹林之间。而它们静立于此,峰与峰近在咫尺,却又遥不可及。我想象,倘若它们是有灵魂的,那么它们的夜晚,将会比所有的山更孤独。

            美到极致,即孤独。我相信张家界的山是有灵魂的,它们尽管无比孤独,但是,我能读懂它们无声的呐喊,它们在告诉每一双欣赏的眼睛,大自然无所有能,它既能创造比画更美的山川,也能无情地扼杀画里的风景。因此,人类必须敬畏大自然,并与自然和平相处。

        张家界的山,与五岳、黄山没有可比性,因为它们都是大自然炉火纯青的杰作,但是,我敢肯定,最初断定“黄山归来不看岳”的那位古人,虽然聪明绝顶,但他一定没有到过张家界。这一切既无法弥补,也不那么重要了,因为我终于发现,我这一生中,如果有一个地方能够让我词不达意,让我感觉博大、浩瀚的汉语文学也显得苍白、贫瘠,那么这个地方,就是一个让我非再去不可的地方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暮年感怀颂党恩

        ◇ 郭新藩

        1951年,我参加工作后报考了省工业厅职工训练班培训,我十分珍惜这样的学习机会,如饥似渴地发愤学习,被《福建日报》记者专访并见报。1956年,在福州纸厂工作,因工作出色,被选送参加全国科普工作积极分子代表大会,我们还荣幸进入了怀仁堂,受到毛主席的接见,并与之合影,这是我终身难忘的幸事。返厂后,厂里还召开了职工大会,传达毛主席接见的喜事和盛况,全厂上下受到了极大的鼓舞。邓小平复出工作后抓整顿,南纸党委选送我进地区党校学习,还提拔我为造纸车间党支书。1998年调入厦门杏林集美轻校工作,集美轻校指派我组建保卫科,我是地道的鼓浪屿人,建设家乡自有内在动力,在我的积极工作下,保卫科当年就荣获了杏林公安分局授予的先进单位锦旗……

            回想这些点点滴滴,我是在党的阳光下一步步走来的。在这即将迎来党的90诞辰之际,我退休不退色,暮年不丧志,仍愿做党的好儿女,为党添光辉。这是我暮年的肺腑之言啊,也是我抒发感怀党恩的心声!

         

        社会主义好

        ◇ 衢 兵

        四代同堂欢聚,蛋糕鲜花美酒,

        喜事连连聚春楼。

        才庆钻石婚,又贺八十寿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人生七十古稀,而今百岁不奇,

        国泰民安无限美。

        回想二十年,恋恋不忍归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叹石

        ◇ 叶 如

        沧海桑田无数春,

        海市蜃楼万般真。

        明知不是美良玉,

        意却难为展陌尘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我的快乐

        ◇ 姜 黎 

          我的快乐,像雨后新菏,如风中野菊,不必粉黛装饰,不需锦衣华服。轻轻一动,便可引蝶飞舞;淡淡一笑,便可引雀归鸣。  

            把自信,深深地刻在心底,久久珍藏。把笑容刻在枕边,于是梦里也有了默契,有了那份安然心境。   

            像寒冷冬日里的一股暖阳,温暖惬意;像一缕晨曦美艳的晕光,幽雅含蓄;像一朵带着芬芳而盛开的玫瑰花,娇艳柔媚,唱响我心灵深处的活力与激情。用我的快乐,轻轻弹奏出一串串动听的音符,让我的自信,摇曳在动人的风景里。  

            人生犹如穿行在雾中,看不清前方与明天的路,就让忧郁悄悄隐退,让自信的华光,照耀一生!  

            我所欠缺的,再华丽的语言,也不能弥补,这是人生的惭愧啊,只愿能化作那如影随形的风,或轻盈一缕,或轻柔一丝,时时伴我独自一人时的孤独寂寞,抚平所有笑容背后的忧伤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荷塘夏夜

        ◇ 林志民

        清波漾绿映粉艳,

        细风拂月起涟漪。

        虫鸣蛙唱乐不疲,

        唯恐余音扰幽情。

        所属类别: 南纸报

       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: